广告位

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影视动态 >

琉璃——双向奔赴的爱,才更值得期待

2020-09-14 19:25影视动态 加载中人已围观

  自从禹司凤是妖的身份暴露之后,就被虐得一次比一次惨。然而他却始终义无反顾地护着心中那个人,一如往昔。

  那个六识不全,撩人而不自知,不管不顾往人心里钻的天真少女,一次次地无心之举,让那个在冷漠无情的离泽宫中生长的少年初尝到情深厚意的美好,情不知所起,一往情深。要说她真的没有六识,不懂情爱,而撩拨的却也只有他吧,而钻的也只有他的心吧。褚璇玑恢复六识之前,虽说诸多不通,但也是能够区分谁对她好,谁又是把她当怪人的。所以她一遇到禹司凤,就知道他不是个戴着有色眼镜的人,而且人似乎还不错,懂得又多,于是,就黏上了。

  盘点一下禹司凤为褚璇玑的付出吧。除了前九世历劫每一世都为她而死外,第十世中,他为她进十三层炼狱塔,帮她寻回六识,替她挡剑,为她成魔,还拿上自己性命护住她的心魂……他一次次地遭人陷害,被人误解,也让她误会他是魔。她恨他,伤他,而他,明知自己承受不住钧天策海的力量,还是毫不犹豫地用它来阻止她毁琉璃盏,还用自己翎羽重新封印了它。有人说他是因为被璇玑伤心透了心灰意冷才离开的,实际上他也是担心钧天策海离她太近,有人想借机打开琉璃盏,所以才离她远远地,也顺带着寻找一个疗伤之地。

  褚璇玑误打误撞来到了忘川,看到了前九世的过往,才明白禹司凤为她做了多少,自己又伤害了他多少,如果不是那天醒来去码头一个吻把他唤回来,估计他就不是让船家摘莲蓬,而是真的走了。她越想越不对劲,当所有人都离她而去时,只有他愿意留在她身边,信她护她。这样的一个人,又怎么会背叛自己呢?于是找柳意欢问清楚了前因后果,才知道自己这一世又把他伤了,于是踏上了千里寻夫之旅。

  找了近两年,可算找到了。他却有意避开她,一方面保护自己不让情人咒有发作的机会,一方面也知道自己身体难以承受钧天策海的力量,不知还有多少时日。褚璇玑软磨硬泡加上死缠烂打,天天在他住的屋子前方等他,风雨无阻。大雪交加也是如此,禹司凤又怎么会忍心她冻死,所以还是回去了。两人也算是澄清了误会。

  然而,由于元朗设计毁了雪灵芝,他所剩时日已不足一个月,她暗下决心,打开琉璃盏,将钧天策海从他体内抽出,救他性命。而柏麟帝君步步紧逼,阻止不成,就想毁灭,想埋了少阳山,杀了禹司凤,她自然不能让他有事。琉璃盏最终被打开,魔煞星心魂归体,钧天策海也回到了魔煞星身上。

  褚璇玑虽然成了魔煞星,意志也大多数是罗喉计都的,固然是一身煞气,千年积怨,然而,战神、前九世历劫、褚璇玑的记忆和情感也还是存在的,所以,罗喉计都虽然知道禹司凤就是为褚璇玑而来的,有点烦他,却也无法杀他。他第一次去魔域寻他时,罗喉计都还想着故意装成褚璇玑的神态让他离开这里,忘了过去。罗喉开始的几次想杀他,内心总有一股力量控制自己,无法下手。

  后来禹司凤以帮手的身份留下来,元朗想伤他,罗喉霸气阻止:“本座选中的人,自有本座对他的赏罚,其他人休得动他!胆敢违妄者,决不轻饶!”禹司凤和罗喉打赌三日内唤褚璇玑出来,三日期间做他的贴身妖奴,元朗因为抓金翅鸟族人想燃烧他们的妖丹破生死海,禹司凤和元朗动手,罗喉也道:“禹司凤是我的贴身妖奴,你敢伤他,我就要了你命!就算他要杀你,你也不能伤他!”

  禹司凤要去天界找柏麟,他放狠话:“若你没有命回来,我就杀上天去,把柏麟一根筋一根筋抽出来,为你做一面招魂幡!”即使后来元朗再次挑拨离间,说他和天界勾结,他也十分冷静:“你要换一个旁人诬陷我就信了,可禹司凤历劫十世,所做的每一件事我都记得,你说他背叛我,你觉得我会信吗?”

  此刻的魔煞星,同时拥有着罗喉计都和褚璇玑的意识和记忆,禹司凤说罗喉是嫉妒璇玑,她能拥有人世间的情爱,因而把她禁锢在内心深处,并不是没有道理。千年前他真心实意地付出,没想到遭遇的却是背叛,换来抽筋剖骨的下场,褚璇玑这一世,得到了真实宝贵的亲情友情爱情,不想杀戮,而他依旧是孤身一人,不敢轻信,心中有着积压千年的仇恨,如果有更好的选择,他何尝不想做一个像她这样的人。因为有战神十世历劫的记忆,他心里也认定眼前的禹司凤是他唯一可以信任的人,虽然这个人是为了褚璇玑来的,他也知道他不会背叛他。

  他告诉了他自己受到的欺骗和抽筋动骨的经历,司凤在想到这些时也重新放下了以为可以封印他的琉璃盏(其实只是一个柏麟想要毁灭他们的骗局);飞越生死海时,司凤替他挡下剑雨。即使没有褚璇玑的意识,他也开始接纳这个人了。他不希望他死,杀入天界时,他把他安置在自己设好的结界中。后来天帝让他在幻象中提前看到自己打翻鸿蒙熔炉之后的结果,他发现自己竟然还掉了眼泪,褚璇玑的肉身不是琉璃心吗?自己心中不是只有恨吗?为什么会流泪,原来自己本身就不愿被仇恨缠身,不是一开始就是一个大魔头,原来褚璇玑的琉璃心已经生出了血肉,它是被禹司凤在十世中一点一点捂热的。

  但元朗见自己的诡计被罗喉识破,便决定撕破脸,自己上前打翻鸿蒙熔炉,禹司凤为了守护他和褚璇玑的记忆,拼尽力气扛起它,不料被元朗一剑刺破心脏,这时候的罗喉计都是非常慌的,不仅仅是因为褚璇玑的意识,他自己就上去化作战神接住他了,司凤断气时,他的煞气也消失了,也将一直禁锢的褚璇玑放了出来。

  后来他将自己的半颗心给了他,伸出的手没有碰到他就又收了回来:“真希望能够再活一次。”再活一次,从哪里开始呢?是在若水之滨?要是当初遇到的是像他这般的人,无论做兄弟还是爱人,都是再幸运不过的吧。是在他进入魔域的时候?那时候就应该对他好一点吧,或者早一点把元朗解决掉……

  魔煞星现世前,司凤单方面的付出要比褚璇玑多得多,后来她醒悟了,前九世的时候,她都有醒悟,只是太晚,他人早已不在。这一世,还不算太晚,即使后来一段时间她不是以褚璇玑而是以罗喉计都的身份在他身边,一言一行中也在护着他。或许有人觉得禹司凤在这份爱中付出得更多,但是真正的爱却是难以这样计算谁付出得多少,它没有公平可言,只有情愿不情愿,虽是付出,但也是快乐,更何况琉璃本无心,从一开始或许就是一个看不透的结局,让琉璃心生出血肉是艰难的,可是一旦成功了,她便可以给你回应,哪怕只有一次,你也赢了。

广告位

随机图文

    广告位
    广告位

站点信息

  • 数据统计:本站共47684部视频
  • 本站二维码:扫描二维码,手机观看